扯白15年前那部神奇的电影和它的女主角⋯⋯

  • 时间:

  ▲对于一些不了解古早八卦的读者,可能也不太知道洪晃是陈凯歌的前妻,其实这和洪晃本人也非常抗拒这个称呼有关。她的一生有几大头衔:章士钊的外孙女、乔冠华的继女、章含之的女儿,她都可以接受,唯独不能接受的是别人称她为陈凯歌前妻,可见关系结束得恶劣,当年两人结婚时,陈凯歌还是个文艺男,并且靠着和她的这段婚姻拿到了绿卡,离婚后她和陈凯歌老死不相往来,也极其不愿与其扯上联系……

  ▲洪晃对苏芒鼓吹的灯红酒绿、天天派对的生活方式一直不认同,曾经评论道:“(苏芒)她个人和她的杂志都是中国blingbling时代的一个代表,但是这种所谓特别腐败奢华的时期,实际上是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带到一个歧路上,那既不是我们的传统,也不是国外最好、最有品位、最政治正确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这个是她和她的杂志鼓吹的生活方式。”生于名流大小姐的洪晃,自然看不惯矫揉做作的攀附做派。苏芒倒是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把邓文迪家中的大合照,就暗戳戳地截掉了洪晃和张欣。

  ▲新浪时尚的风格大赏让洪晃定义一下自己的风格,她的回答依旧惯用了“懒”的精神。洪晃说:“我不刻意去强调自己的风格或者说我要什么风格、我要怎么出场,懒就是我的风格。”在无穷动里的她,也演出了本色的慵懒。

  但是后来等四个女人坐在一起就开始一顿乱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在四合院拍,道具和灯光都非常简陋,导致整个电影从头到尾都黑乎乎的。

  ▲对于当时电影宣传的时候,就打着”中国版《绝望的主妇》“、”谁动了我的老公“、”陈凯歌前妻讲述如烟往事“,这三个噱头,因为那时陈刚拍了他最著名的一部烂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之《无极》,但是后来因为最后一个宣传语,后来惹得洪晃和导演宁瀛翻脸反目了。

  她其实是蛮懂得中庸之道的——她是名人里的普通人,也是普通人里的名人,她没有一般名人那么有钱有名一呼百应富可敌国,还需要到处干活挣钱;但也不用挣得太辛苦,中国的是时尚圈大家都要给她几分面子,毕竟是最早一批时尚开拓者。

  ▲导演为了宣传,不断地拿洪晃的私生活作为爆料点,让洪晃深陷炒作之中。本来前夫陈凯歌被恶搞的事情,已经让她处于风口浪尖,如今又多了部《无穷动》。不仅是洪晃,连章含之也被烦得不行,甚至向女儿抱怨:“我没有博客啊,什么时候我能不能借你的博客也骂骂人、发泄发泄啊?”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到现在,多少名人明星已然激流勇退,无影无踪,人设垮台,但只有她还在硬硬地挺立在时代的潮头。

  ▲图为洪晃的爸妈,父亲是北大教授,经济学者洪君彦,母亲章含之有“中国最后一个名媛”之称,都是才子佳人。尤其是美丽、聪明的章含之,正如其回忆录《跨过厚厚的大红门》的封皮上所写:“总督孙女,总长女儿,主席老师,外长夫人”,这十六个字的确概括了她不寻常的一生。据说章含之从来不买衣服,她在北京、上海、青岛各有一位专职裁缝,每套衣服都精心搭好配饰。无论是出席宴会,还是在家待客,甚或在病榻上,她始终把自己收拾得精致而体面。

  她是好人里的神经病,和她同过事的人说她不可理喻,刻薄无礼,不止一次有人说过她一言不合即各种大骂三字经的经历,有些也确实匪夷所思,可能,对于她们这种出身的人来说,如果学会礼貌与客气,那就证明是离虚伪很近了。

  导演宁瀛说电影自于她自己丈夫福朗提供的一个故事原型:一个女人怀疑老公跟自己要好的女友有一腿,于是请三个最值得怀疑的女友到家里打麻将,想搞清楚到底是哪只母狗暗中背叛她。最后发现三个女友都和老公有一腿。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咸宁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咸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咸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戏里的刘索拉望着窗外喃喃自语,透过反光的窗户依稀看到眼里的泪光。她出身红色家庭,父亲是前民政部副部长刘景范 , 母亲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女诗人,曾经在“文革” 期间入狱8年,她永远难忘大赦之后去接父亲时的种种细节。她自己也坦白,父母对她的影响特别大:“在老干部之中,父母在文革的表现我觉得非常少有,那种强横、坚持认为正确的价值观念。 跟着他们在一起,你学会了你生活好的时候要想着帮助别人,不好的时候,要咬着牙挺过来,人不能没骨气,人要有自尊心。这些东西还是有用的,出国以后都有用,尤其是对我。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咸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这位无事不知的京城名姝叫平燕妮,也是名门之后,宁瀛后来的导演笔记里说她和刘索拉更像是互相不对付:“只要拍到索拉为主平燕妮是配角的戏,平燕妮就说颈椎难受;反过来,要是到了平燕妮的镜头需要索拉配合时,索拉就一脸的不高兴。两个人互相不配合……那天平燕妮姗姗来迟,身后还跟了两个穿着同样醒目耀眼的女士。三人一行气势汹汹地进了章阿姨的大院。平燕妮气呼呼地往桌前一坐,冲索拉说:“刘索拉,我告你,我就是冲你来的。我这两天憋坏了。你说你要怎么着吧,你要再这样我真得找人揍你。”

  杨晓平是洪晃的伴侣,洪晃显然对这段感情特别珍视,以她的耿爽性格,她从来没有在媒体上公开说过任何杨的坏话,而且两个人还领养了一个孩子,过得十分幸福。

  事隔多年的一段电影台词仍然能引发热议,这不由地让人想起15年前的那部同样引发热议的奇葩电影《无穷动》……

  ▲王朔说:”刘索拉小说写得好,她也是音乐大师,只是现在她的音乐没有被介绍出来,她是中国真正有原创性的。我去过她音乐室,别人以为她跟个巫婆似的,其实她这么多年到新奥尔良,到英国到非洲,写了大量音乐。我们现在的音乐是有痕迹的,她是真正原创,非常现代的音乐,有一大堆真的东西。”

  ▲刘索拉最著名的一段情是与著名作曲家瞿小松,瞿小松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与谭盾、陈其钢、叶小纲、都是同班同学,接受采访时她曾说自己喜欢翟小松是因为他的腿细而长。“大学时一次郊游爬山,小松走在前面,索拉正在欣赏他的合符自己美学观念的双腿,小松突然放了个掷地有声的屁。这实在太煞风景。后来刘索拉娇嗔地告诉闺蜜:“好多天了,我都觉得那个屁还挂在他屁股上呐。”呵呵,小松真是黔中才子,有才而大大咧咧:在美女面前放个屁算个屁阿?……离婚后的一段时间,索拉的指甲和嘴唇涂的是黑色。

  她当过红小兵,也曾经是鲍伯迪伦女儿的同学,80年到纽约,在美国与中国精英教育教育系统里轮番被挤压。

  这些年,群众们其实不大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但她似乎又什么都干过,做过咨询、有色金属贸易、投资、杂志,现在微博上的介绍是买手店的投资人,写过专栏、出过小说、演过电影……

  ▲杨晓平接受采访曾口述过认识洪晃的起源。当记者问到洪晃对现在的感情生活是否满意,洪晃说,他是真的给了我一个特别完美的生活。这种融洽,我这一辈子头一次享受,觉得特别难舍难分。

  我们俩在家里还经常互相吓唬。不论白天还是黑天,我们就藏在家里的一个地方,然后一下子跳出来。虽然吵架不记仇,但在这一点我们俩记仇,你吓唬我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吓唬你。”

  我和小平一致认为跟法国人过不长的主要还是经济问题,法国人特别抠门儿,特别小气。热恋的时候没有问题,时间长了有摩擦,然后慢慢地婚姻就没有了,可见婚姻里两个人的钱是不是一起花,真的挺重要的。”

  第一次见面是在她的办公室,当时她还做猎头公司。小平给洪晃的第一次印象是:这个人是同性恋。小平在左耳朵戴一个耳环,他的男搭档右耳朵戴一个。他们走了以后,洪晃就问朋友:这两个人谁是男人的角色,谁是女人的角色?

  ▲洪晃的留学轨迹,正如其书《我的非正常生活》一样,有着“非正常的路线个孩子一起,以新中国第一批公派小留学生的身分赴美读书。后来,因为“太懂事”和美国文化产生分歧,她被送回中国。19岁重返美国,4年后毕业,沾着一身“艺术细菌”。

  ▲据说电影就是借洪晃史家胡同的四合院拍的,所以布景什么的,基本没有大动,后来洪晃拍姜文的《一步之遥》时才发现专业的电影团队有几百人,当时他们连主演就六七个人……

  而洪晃选择的是跳出来,就像某一年她回答马东的问题,她绝对不是那种一定会落在男人身后半步温良恭俭让的女人,而是那种一定要走在男人前半步的女人。

  ▲或许是外婆上海交际花谈雪卿和妈妈的美人光环太耀眼,听多了“比不上妈妈”的话,洪晃从小就离经叛道,撕掉“名媛”标签,做个名门痞女。渴了就大口喝水的她,即使被外婆说教数次也不改正。

  两个人生活其实很简单,就像小孩过家家似的。我比较喜欢做饭,小平在给我打下手的时候经常恶作剧,比如藏东西,我翻遍厨房找到的时候说:怎么在哪儿了?他说你是不是忘了那里啦?我这才恍然大悟,是他在捣乱。

  女性主义者,不漂亮,有一位极其美丽极具传奇身世的母亲。自己却长了一张平常的脸,导致当年震惊于母亲美貌的领导看到她时忍不住一边摇头一边自说自话:

  ▲导演宁瀛在采访里透露,当时洪晃男朋友杨晓平注意到有一个男化妆师和洪晃眉来眼去,吃醋了。喝醉后,杨晓平声称要打洪晃,更要退出剧组,这只能说明当年两个人爱得深,能吃醋证明感情深啊。

  洪晃和当年芭莎的主编苏芒也是暗潮涌动近十年,关于神奇的苏芒女士,我们之前也有说过,请戳这里回顾。

  说到底,在这个古老而保守的国度里,人们保持着罕见的耐心看着一个名门之后是如何任性地做着自己。

  人们喜欢洪晃,喜欢她的真性情,喜欢她略带调侃的胡说八道,喜欢她为各种靠谱不靠谱的人站台最后又因为各种事和他们撕叉。

  但是,我的每一部电影,都注重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真实感受,传达到作品里。从《找乐》到《无穷动》,我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关注中国人的真实生活。

  说对自己的自恋吧,实在又把四个人拍得丑极了;说是《绝望主妇》的中国版吧,这四个绝望主妇又太绝望了,大家都生活在仰慕父权的大笼子里,但又并不想出来。

  “认识了四个月,就在一起了。我在小平一个人身上得到的亲情,多过了之前得到的全部亲情。他对我没有任何的其它要求,只要你高兴就行,放松、高兴,就OK,这就是我从小孜孜以求的亲人的感觉。

  ▲洪晃妈妈章含之曾在采访中说:“这部片子拍摄于三年前的春节,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拍着玩的家庭小电影,甚至连个像样的剧本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洪晃打电话告诉我,宁瀛将片子剪辑好了,要公开上映,我当时几乎惊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虽然一直不在C位,但盖不住她永远都在,三十年风云激荡,时代巨变,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要永远都在,其实也是挺不容易的,你懂的。

  她就是这样一个一点也不完美的女人,她的身材,她的面容,她的性格,但她用她的不完美吸引了所有人。

  我在意大利生活过,洪晃是英国,刘索拉是美国,李勤勤则是日本。海外的体验,增添了我们的生活阅历,使我们有一种新的观照视角。

  ▲最初洪晃与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因为她行事太过叛逆,但是后期和好:”因为我们可能同时的意识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战斗下去。我妈妈有时昏迷,有时清醒。清醒的时候我们就聊天,谈起一些事情了,我说:因为我要摆脱,所以我才这样。我妈说:其实我对你没有要求,我就希望你高兴就行。就在这一瞬间,我和妈妈几乎同时说: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我们才能这样谈话?说完以后,她又昏过去了。” “她对我开始容忍了,她开始这样想:我有一个完全跟我不一样的闺女,她40多岁了,她就是这德行,就随她去吧。”从此,俩人不谋而合的开始回避冲突,不再去涉及这些事情。

  刘江的态度变得暧昧了起来,他对徐巍予以重用,据外界传闻,刘苏两人不和已久,苏芒因亲人生病请辞,其实是在权力之争中败下阵来。

  ▲刘索拉后来的先生是港大教授阿克巴,她说他不懂中文,但是特别理解她,关于她的逸闻里,百度里有这么一段:据说刘索拉的前夫离婚后,又想复婚,刘索拉回复说,到后面排队去……有传言当年是白灵插足了刘索拉与瞿小松的婚姻,后来白灵就成了衣不惊人死不休的艺术女青年。

  ▲李勤勤在电影里演一个时装模特,也叫琴琴,两次和老外结婚又离婚,这和她现实中的婚姻生活不谋而合。她的第一次婚姻是与日本记者山根,顶着家庭的反对,她和山根去了法国,一年后生了儿子。但由于山根经常出差,聚少离多,和她的交流日益减少。这时候,一个美国人乘虚而入热烈追求李勤勤,最后尽管山根不愿意,两人还是分手了。不过就在李勤勤想和山根复合时,对方却因车祸去世,李勤勤因此抱憾终身。

  也许是不经脑子,也许是为了电影的票房,宁瀛拿洪晃当了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也因为这样,洪晃和她彻底翻了脸。

  “我觉得文化跟学历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和小平生活的感觉特别一致,比如我们俩最喜欢一起去逛菜市场,我们俩都喜欢吃,只要能吃上一顿好吃的,什么烦恼都可以忘记了。除此之外,都喜欢跟朋友在一起。

  ▲宁瀛的姐姐宁岱是著名的编剧,有不少电影都是姐妹档上阵。宁瀛的“北京三部曲“:《找乐》,与后来的《民警故事》和《夏日暖洋洋》都是姐姐编剧的。宁岱的前夫也很有名,也是我国第六代著名导演张元,和陈凯歌、张艺谋是同一个年代的。他们夫妻店上阵,编剧、导演的改编自王小波原著的《看上去很美》,更是获第4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

  ▲为了截这张动图,小编看了无数遍这个鸡爪场面,简直留下心理创伤,比恐怖片还要恐怖。这个几个极具争议的场面还做成了一张电影海报,宁瀛在采访里解释过:“这个片段是为了表现女人的欲望。吃鸡的过程,是欲望的体现。鸡也可以象征男人。黑泽明的制片人野上女士看了这部电影,她说很喜欢,因为表现的是‘女人的性欲和食欲’。在中国电影里,我的表现方式不得不含蓄一些。”

  ▲洪晃与陈1986年认识,1989年结婚,1991年开始分居,1993年正式离婚,她接受采访时说为什么要离婚?因为陈身边太多女人了,把她泼妇的一面彻底激发出来了,她觉得这是糟蹋自己,于是毅然就离了……

  尽管大家也知道她的这种任性与放肆做自己之后是有她的特别的出身和背景垫底的,但时代太需要特立独行的大女人了。

  ▲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提《张大小姐》?全因这本洪晃写的小说里面有个角色,正是影射了就是不穿秋裤、爱坐大腿的时尚主编苏芒。

  ▲洪晃时常有惊人爆料,在章子怡“泼墨门”发生后,有媒体猜测幕后策划可能是和章子怡合作的邓文迪。洪晃在2009年12月26日连发两篇微博称网友冤枉邓文迪,她写道:“据我所知打手幕后的女人没老公,给人当老三,而老三这么公开闹事,也不是一般人。建议娱记们还是去找找这个幕后交际花吧。”不过现在这条已经被删掉了,仅保留了否认是邓文迪的这条微博。

  《无穷动》显然不是一部面对观众的电影,当年的票房也不佳,这更像是几个闺蜜好玩的一时兴起的玩笑和玩票。

  当然,明眼人可以一眼看得出电影表现的就是洪晃这一阶层的女性的生活,而令人困惑的是导演的想法。

  ▲洪晃妈妈是章含之。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曾做过毛泽东的英文教师,同时她是我国著名外交家乔冠华的夫人。她的一生,父亲章士钊、领袖毛泽东、丈夫乔冠华都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她的人生也因为和这几个名字的关联而被赋予了远不同于常人的传奇色彩。这位被誉为“末代名媛”的大小姐,其实小时候也有个演员梦,父亲曾经问她长大了想干什么,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演戏。”结果父亲听了很生气地训斥她,“章家门里不能出戏子!”所以电影要借她的房子,她的条件就是她要演一个角色,最终演员梦终于得偿所愿了。

  就像在今年的《星空演讲》,她踏着GUGGI的鞋子穿着一件胸前印着大白兔的裙子在讲如何勇敢地、有尊严地面对死亡,让人莫名惊诧和不惯,名门痞女怎么会这么严肃了,但是最后总归是把她的话记在了心上:是啊,是时候立份遗嘱了⋯⋯

  ▲最让人伤感的不是mind fuck,……而是直男对每个女人都一样,你并不特别,这太伤人了……

  ▲电影里洪晃读着并不好笑的段子,然后突然女人们就开始扭曲狂笑,笑声尖锐刺耳,笑得比哭更难看。

  但这种恶狠狠的吃相也实在太不讲究了,这如果是表现真实。那只能说明在导演的心里,这群女人太狼了。这如果是夸张,就绝对属于讽刺,这比纪录片还夸张的画面让当年的观众们目瞪口呆……

  认真地说,当年她在杂志界也是非常非主流的,她完全靠自己的个人魅力撑起了一本很奇怪的只有圈中人才知道的杂志。

  ▲2008年宁岱编剧的《看上去很美》,让张元和剧中女主演李昕云的绯闻愈演愈烈,但李对大自己二十岁的又两度吸毒的张元不离不弃,两人友谊一直坚守多年……

  主管: 中共咸宁市委宣传部咸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咸宁日报社承办:咸宁日报网络传媒中心

  她际遇非凡又聪明,她总是比人走前一步,在时代的潮头里占尽先机,但她又用她的任性搞乱了所有的事,

  “他疼我,这种感觉我在以前的婚姻中没有。在以前的婚姻中也不能说是一点儿都没有,但不像现在这样是时时刻刻的,小平对我是永恒的,他不会改变的,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事的。”

  ▲附一张苏芒坐大腿的照片,坐的就是潘石屹,而他的老婆正是洪晃的闺蜜张欣,心大的苏小姐结下的梁子真不少。

  本来这戏里琴琴的角色是让苏小明来演的,后来稳重的苏小明一看剧本,觉得都在说自己的事儿,就推托不演了,躲过了一劫。

  洪晃对于我们这一代女性的意义重大,在她之前,我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性,靠着自己的传奇身世以及各种出位的言论一领风骚三十年。

  ▲在吃午饭时,四个人啃着鸡爪,默默无语,拉拉的旁白这样响起:“每次到妞妞家都是吃鸡爪,最文雅的吃法是,嘬干净所有皮肉,还能摆回去,看出来还是只鸡爪。尽管是熟肉,你可以感觉到它的能量。这只鸡活着的时候,肯定是只欲望特强的鸡。你看它的手指,你就能感到它什么都想给勾过来。”

  ▲刘索拉是一代男文青的女神,崔永元说迷恋她的自由劲儿,陈丹青1997年曾为她画过一幅肖像画:画中的她端坐沙发,一头标志性的短发配红色围巾,中式棉袍加身,目光毫不闪躲,也在圆桌派里说刘索拉当年是最红的女作家,比网红还红,如果她不出国,文坛就没别人什么事了……

  “可能他对自己也没有别的要求,他也就希望自己这一辈子过得很高兴。我们两个人在父母眼里都是失败者,他的爸爸是公安部的,军人出身的家庭,家里没有一个比小平更散漫的人了。”

  电影讲的是一个叫妞妞的女性,早上起来,发现老公不见了,然后她找到老公的电脑,发现了她的一位闺蜜把她老公给睡了。

  导演在采访中透露,拉拉在片中的几位女人里,相对来说是个远离物质世界、更注重精神世界的人,这样的人,在今天的物欲时代不能存在,只有陷入疯狂的状态才有可能……▲当时,《iLOOK世界都市》的定位转型为做时尚大牌,洪晃面对记者采访依旧语出惊人:“我是用我自己的心血和时间在经营,我有必要牺牲陪家人的时间去再做一本拍外国品牌马屁的杂志吗?我能指望这个发财是不可能的事,我做杂志挣得钱和人家杂志帝国相比是很小很小一部分。一个风流男人一堆女人抢,然后他死的时候身边是个十八岁的女孩,没有给任何一点救赎和出路给大家,看得人丧气极了……脸光也没打,导致四位女主角的脸都起伏不平,连颜值超级能打的刘索拉都拍得法令纹纵横,就更不用说艳俗的夜太太之流……▲在影片的结尾,拉拉突然疯掉了。”洪晃活得自私又任性,但她用她的真实感染着我们,让我们知道女人也可以理直气壮地纯粹为自己而活。另外三个女人在空荡荡地走,一条杳无人迹的马路。品牌们不是卖她杂志的面子,而是卖她的面子,她是一个个人知名度大过平台知名度的人,只能说如果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有媒体女名人这个行业,那她当之无愧是第一人。她是成功人士届最懒的那种人,干所有的事都不会下死力气,都是一开始霹雳惊艳,引人入胜,但后半截就开始草草了事,敷衍完结。当年因为这次吃鸡爪还成了一个话题,大家都在质疑宁为什么要把闺蜜们拍得恶形恶状,宁把这解答为是为了表现女性的饥饿,情欲与食欲。可能因为大家在生活里都是厉害角色,导演似乎就架了一部机器由着大家说,于是乎,四位有故事的女同学就借着拍电影之机来消自己胸中的块垒,说的都是自己现实生活中最糟心的事儿。

  12岁让她面对离婚恩断义绝的父母,29岁让她成为离了二次婚正准备结第三回的外企白领,她本可以赚大钱,二十五岁就做到外企高管,拿七万美金的年薪。

  但是很显然,这也成为这部电影不成功的重要因素,导演对演员缺乏足够的控制力,也对于这部电影的方向缺乏足够的控制力,导致最后电影的关注点就全落在了隐私上,艺术变成了狗血。

  于是乎,大年三十之夜,她把嫌疑最大的三个闺蜜叫上了门,准备找出谁是把她老公睡了还要揭了她老底的人。

  ▲整个电影里最感人的也是这一段,可能剧中人用了真情,李勤勤也是剧中惟一的专业演员,她把剧中琴琴的讨好型人格演得活灵活现,现实生活中她带着和日本前夫生的儿子生活,一直活跃在影视剧里,也着迷于医美,现在的她已经变得这样美了……

  跟小平认识以后,我就想:谢天谢地,他不是个好学生,他从来就没受过多少正统的教育。我不可能跟一个受过正统教育的人生活在一起。”